厘禾

凹凸圈里一名吃瓜群众。

是个疯狂安吹注意!

大爱雷安瑞金~

安雷,嘉金,瑞嘉,卡金,佩帕,凯柠,卡埃,安艾,雷祖可以接受,其余暂且无感。

是个点赞狂魔😏

可以叫我厘禾禾~
😚😚😚

【雷安】奇奇怪怪拳击赛正在进行

(是在看过某个日本拳击赛视频后的沙雕瞎写,本人并没看过拳击赛,若有bug请无视🙏🙏🙏

如标题

雷狮和安迷修是两个(从小对决到大的)拳击手

在一场全国大赛中

他们相遇决赛

——————————————

比赛开始,
雷狮和安迷修向对方撞了一下

然后不小心亲到了嘴😱

天打雷劈!!

在下的初吻啊!!!

安迷修呆愣原地

……我k

老子居然被安迷修强吻了?!!(其实不是

雷狮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所以。他。

一把拽住仍在发呆的安迷修啵唧了一个

哦哟就你会啵唧过来??

反应过来安迷修立刻也啵唧回去了

于是事态发展到了无法挽救的地步

两个拳击高手像公鸡一样梗着脖子嘴唇微张互相吧唧来吧唧去

裁判丹尼尔先生没有任何想法

他能有什么想法

按着两个人的头说你们不要再亲了吗(微笑

比赛现场出现了死一般的寂静

…………

雷狮双眉一竖

他一个胳膊拐住安迷修的脖子

凭借身高优势开始强攻


然鹅安迷修是吃素的吗?

他一个凝眉

从速度方面入手抵压


就在这时!

安迷修略微退后喘了口气

好机会!!

看到好处就要抢!!!

雷狮立刻上前趁着安迷修嘴没闭上

伸出了舌头!!

真是绝妙的必杀技啊(不你

安迷修选手大受刺激

经受不住打击失去了战斗力

雷狮选手则举起了拳头攥紧的左臂

裁判丹尼尔神情麻木地宣布

比赛结束


——————————

我真的是一名安吹,真的,百分百不掺假🌚

畅想舞蹈

与我共舞好吗?

一起来跳维也纳华尔兹吧,如果你愿意的话探戈也没问题。

无数次我在梦中遇见你,看见你和煦的笑容、英俊的面

貌和纯净的气质。

你会在梦中向我微笑致意。

但我需要的、我想要的不仅如此。

我渴望与你在华美的宫殿里舞蹈,从徬晚直至凌晨。

我们会倾心交谈,高谈阔论。

那时你一定会绽放出夺目的光辉,我们将旗鼓相当,争执不休。

但是在最后的最后————

我们将以你最爱的波尔卡舞曲收尾,把一切欢乐幸福停留在永恒。

亲爱的骑士啊,你终究会与我相遇。

我早该想到你会这么做。

雷狮靠在栏杆边旁仰头饮尽手中一罐啤酒。
狮子心爱的羚羊离开了。
就是说,狮子现在失去了羚羊。

是他的错,不该昨晚 gan 安迷修一晚上。
从来倨傲的狮子忘记了恋人明早有三节课。
这次安迷修是真的气坏了,要和雷狮分床睡。

里头的心酸只有安迷修自己知道。
跳脱的恋人天天晚上缠你未必是好事。
下头到了中午还在隐隐作痛。

去他m的雷狮!!!
也不知道是谁折腾别人自己神清气爽!
不知羞的恶党!!

会被安迷修冷落是雷狮没想到的。
喜欢的人不自知地勾引你怎么忍得住??
欢愉过后就是爱人的“小”脾气。

安迷修发起脾气来其实也挺好看的。
迷恋(。某人的雷狮如是想到。
修养好能力强长得帅不愧是本大爷看上的人。
!安迷修你干嘛打我!

雷狮:“安迷修你过来一下,我跟你讲件事。”

“什么事等会再说,我现在有点忙。”

……现在不听一会知道了可别怪我没早提醒你。

雷狮百无聊赖地盯着忙于装饰家里的安迷修,闻言撇撇嘴。

安迷修今天不知怎么回事情绪高涨的厉害,做了以前没做过的一种甜点,来了一次商场大购物,现在又在热火朝天地倒腾家里。

真是有点奇怪。他好好想了想,今天既不是他俩的生日,也不是什么结婚纪念日。

好吧这不是一点点的奇怪。

对,他刚刚就是想提醒安迷修他的甜点已经烤好了。

不错,他觉着安迷修今天应该是要请什么人到家里吃饭。现在是六点半,得吃晚餐了。

对此雷狮不予置评,他只是在10分钟前悄悄走到厨房,把烤点心的时间延长了10分钟。安迷修忙着布置,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

不过现在他想起来了那些小可怜。

“天啊!这甜点怎么烤过头了?”

“不知道。”

“。。算了,我们还是先吃饭吧。”

“??等等,你先告诉我你今天这么大张旗鼓的是要干嘛?”

“今天是我们的纪念日啊。”

“什么纪念日?”

“我们相遇七年的纪念日。当初我们就是在一家面包店里抢最后一块限定点心认识的啊,你不会忘了吧。”

雷狮是记得他们的初遇,但是不像安迷修一样连日期都记得那么清楚,况且他们前几年也没过这个日子。

这么说起来……安迷修做的点心好像就是那天他们抢的那种抹茶长条曲奇。

嘴角一勾:“没事骑士先生,你可以当我的点心。”

你比甜点可不知甜了多少呢👍👍

与你同在(上)

推荐阅读bgm:
韩剧《爱在高中》中的歌曲《你的华尔兹》

文短小不精悍 (文笔渣

人称后面是不一样的

能接受的话请看下去吧。

————————————————

今天是他的二十七岁生日。

他是一位小有名气的网络作家。

“今天是我的生日啊。”他打字的手倏地顿了顿,而后从平板的键盘上移开。

多云的天气,但光线仍然很棒。自己在阳台上种的花草们前不久才浇了水,正尽情舒展自己美丽的花朵或是青翠的绿叶。生命今天也在幸福绽放。

他也该为自己的胃做做贡献了。

而且今天要吃蛋糕。

其实他不怎么爱吃甜的过头的蛋糕。但这么多年过来,因为一个人,他早就习惯了。况且……他也想习惯下去。

他套上一件轻便的外套。没办法,虽然现在已经到了五月中旬,可早上的天气还是有点冷的,光穿一件白衬衫肯定会被冻到。

他出门了,门口有一双多出来的拖鞋。

他来到经常光顾的面包房,买法棍时多点了一块儿抹茶慕斯蛋糕。

他带着温和的微笑和店员小姐打招呼,和老太太打招呼,和她的小孙子打招呼,然后轻轻地走回了家。

他把蛋糕放进冰箱,给自己煎个荷包蛋,做上一份法棍三明治,又开了瓶起泡酒,终于在双人桌旁开始吃早餐。

没有人知道他其实想喝瓶啤酒。

平淡的一天又来临了。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整,他把蛋糕取出来,拎着盒子又出去了。这次他没套外套,即使外面比早上更冷。

他来到附近的街区公园,在公园一个角落的木质长椅上坐下,开始吃蛋糕。

这家店的抹茶蛋糕一直有点苦,不过很好吃。

吃了一口、两口、三口……他停下了。

剩下的蛋糕被孤零零地放在长椅上,他捂住了自己的脸。

几滴眼泪从他的指缝里流了出来。

这是僻静的一小块地方,没有人发现他,更没有人能给他一张纸巾,给他莫须有的安慰。

地上无数的小草微微摆动身躯,椅后的树木上叶子哗哗地响,许是安慰他。

他止住了,抹抹脸上的泪水,嘴唇轻微张合在无声的呼唤。

他在呼唤一个人,一个不可能再回应他的人。

他怀念那个破坏自己精心饲养的花草的人;

怀念那个习惯了甜食让他也习惯的人;

怀念那个经常与自己争执不休的人;

怀念那个早早逝去留他孑然一身的人。

这里,是他们初遇的地方。

晚风宁静地吹啊吹,温柔地拂过他的脸颊。

他在长椅上躺下,碧绿的双眼注视着上方的深色夜空和其中闪烁着的几粒星星。

夜空是好看的。

他突地傻傻笑开。

……
…………

他难得安心地睡着了。眼下的乌青显露出主人最近并不怎么好的睡眠质量。

————————————————————
(现在开始“他”为另一个人)

现在是十二点整。

长椅旁逐渐显现出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深邃的紫眸紧盯着睡得香甜的青年。

他弯下腰抱起青年,迅速将他带回了家。进门时他看着两双拖鞋,嘴角上扬,在给青年换好后穿上了另一双。

睡着的青年真的很乖,就那么静静地躺在他的臂弯里,脸上浮现出久违的幸福微笑。

他好像有点被冻坏了。明明自己身上没有温度,他还往他怀里蹭。

安置好青年后,他坐在他的床边。用双眼细细描绘青年柔和却也坚毅的面容。

你是憔悴了多少啊,连觉都睡不好了。

曾经最会照顾人的青年现在已经快照顾不了自己了。

“安迷修,你要知道,我与你同在。”

逝去不代表消亡,只是你看不见我……罢了。

             TBC.

【雷安】分手时到底应不应该立刻打分手炮?

#是伪分手的老梗了
#27岁作家雷×28岁大学教授安(其实这不太重要)
#雷且短小(•́汗•̀ ٥)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雷狮,我们分手吧。』

安迷修提出分手时,雷狮的一本新书刚刚写到结尾。

他停下笔揉揉因熬夜写作而酸痛的太阳穴,然后抬头看向面前神色安然的安迷修。

强行抑制住自己想要发泄的怒气,他应了声。

『好啊。』

安迷修扭头错开他的眼神,淡淡说『那么我收拾一下东西,下午就走。』

『慢着,谁让你走了?』

『分手后双方应该保持距离。』

『别拿你那套忽悠我。合租不行?』

『这里离学校挺远,我还是到学校附近租住比较方便。』

『ok.』

与雷狮“和平交谈”过后,安迷修转身向外走,他得在下午搬走,东西必须马上收拾了。

『等等,你忘了一件事情。』

『什么?』

『分手炮。』

不应该答应他的。但他神使鬼差地还是应了下来『好,什么时候。』

『就现在。』

刚刚还窝在椅子上的雷狮站起来,快步走向他。

『雷狮,还是下午再说,我现在得去收拾。』

『安迷修,我现在告诉你,分手炮得在分手时立刻解决。』

『……』真当他傻啊。

他提出分手的原因是他们三观实在不合,摩擦时常发生。互相理解很难,心平气和的沟通更难。

双方都累了。他是爱雷狮,但他们两个注定不能长久地走下去。

提出分手,也是折磨他自己。

分手炮也没什么,当是留个念想就好。

『安迷修,分手的原因你总得告诉我。』

甘心平白被甩不是他的风格。

『我们三观不合,信仰不同,生活思想方式差异很大。这是主要的。』

『那我知道了。』

雷狮难得温和地抱起他,走向床边。

安迷修躺在床上,还没来得及多想,雷狮的身躯已经压了下来。

这次雷狮温柔得反常。他做了挺久的qian戏,力道也不似往常的蛮横。

他很快就被激起了感觉,心里的酸楚加上身体的快感,很快使他到了临界点。

这时雷狮却撕下了那层温柔的皮,握着安迷修不让他结束。『安迷修,你真的想跟我分手?』

此时安迷修神思已有些涣散,被人阻止自是不快地皱起了眉头,他想把雷狮的手拿开,但是整个身体软绵绵的,哪使得上劲。

『乖,说到底想不想和我分手?』雷狮恍然不闻他的挣扎,放低了声音重复。

安迷修被他激的痛苦,剩余的神智明白了雷狮的意图。

他根本就是想让他把分手的话咽回去!

他当然不想咽回去,可身体不听使唤,急切的想要放松。

雷狮又轻抚了一下,引起他微微的战栗。

『还要和我分手?』

这个人真是过分至极,逼得他马上做决定。

……算了算了,也不是第一次栽在他手里了。

反正他甘之如饴。

『不了。』他嘶哑着嗓音说。

『再大声点。』对面的人坏心眼道。

『不分手了!』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哦,这个小心眼的男人。

雷狮弯弯嘴角『这样才对。』他总算不再不让他放松了。

安迷修还没来得及呼口气,雷狮就一挺身……

『雷狮你能不能别这么突然!这样下去我们肯定会纵欲过度你知不知道?!』

雷狮微眯着眼,嘴角一扬『可得了吧,我给你的你就受着。再说……你是在怀疑我的能力吗?』

安迷修放弃与他对话,望望天花板。

反正他们得祸害对方一辈子。

【安迷修,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

【因为你很执着地在喜欢我啊】

【一定要公平才可以。】


【雷狮,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

【因为你一直一直很喜欢我啊】

【我当然知道】

【你就是我的不公平】

【雷安】你不知道为什么室友要在熄灯后偷偷摸摸玩吃鸡游戏

#高中双人寝

#高二雷/高二安

#不知是啥沙雕玩意,可以的话↓↓↓

——————————

雷狮潇洒快活了一天,回到寝室时迫不及待地想要好好睡他个昏天地暗,然而这个愿望很快就破灭了。

头对头睡的安迷修今天居然没有按照他标准得可怕的作息表休息,而是坐在书桌旁鬼鬼祟祟地不知做些什么,桌上的小灯白亮亮的直晃他眼。

这真是太……有趣了,雷狮大佬决定暂时抛却困意向前一探究竟。

现在已经熄灯了啊,好好学生安迷修是因为什么不睡觉一个人偷偷在寝室里做……(?

他走进了些……嗯??安迷修手里是手机,还是横屏,这不是重点,他还戴着耳机!

他一定一定是在看毛片!

跟小姐姐尬聊需要带耳机吗?

玩游戏需要鬼鬼祟祟吗?

重点是,有什么事需要等到熄灯以后才能(——)?

噢,再走进一点就能看到手机上放的是什么视频了,为啥他手指动的那么快,划进度?有那么无聊还看?

不巧,安迷修突然把头转了过来。

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

没事没事,被发现偷看也没什么,雷狮淡定地咳一声,开了金口:

“安迷修,看什么呢”

“……雷狮!?”呦,真神奇,一想反应奇快的老安居然这么迟钝。

“我说,反正也只有我知道,让本大爷来看看。”

“哇,恶党快还我手机!”

当然已经来不及了,雷狮凭借身高优势高举手机满脸胜利者的笑容,不管安迷修快急死的大叫,微笑着看向手机…………





屏幕上正是雷狮最近天天玩的吃鸡游戏。


。。。。。。mmb居然不是毛片。

安迷修我吃柠檬你居然欺骗我纯真的感情——

“恶党你给我滚蛋没看见我差点就吃到鸡了吗!?”

【雷安】两个伪直男的一个故事

#(一)

#私设如山

#第二人称

#虚拟角色伪女主一枚

#不知道算不算乙女向

↓↓↓

——————————

你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女孩。

。。才怪,你是个虽然各方面普通不吸引人但就是女主角(?的贵族少女。

目前你有两个可攻略对象。

一个是安*坚守着骑士道,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迷有着温和笑容却没有女人缘的花样美少男骑士*修。

一个是雷*日天日地无所不作脾气超差但就是气质高贵长得无比帅气还没有女朋友的霸道俊皇子*狮。

好吧其实你好像不需要多努力去攻略,因为他们对你的初始好感似乎都还挺高的。

骑士安喜欢邀你出游,皇子雷经常请你进宫做客。

现在花样美少年安迷修小骑士正在邀请你与他一同外出游玩:

【可爱的莉思特玛小姐,请问在下能否有这个荣幸与您在这个春光明媚的早晨出门野餐?】

这可真是有点麻烦,你并不太想拒绝这个单纯的小骑士,但是上个星期天你已经答应了雷三皇子今天与他共进午餐。

所以是拒绝骑士还是放三皇子的鸽子呢?

你有些犹豫。

赶在骑士发现你的异常前,你下了个决心:

【好啊安先生,现在就做准备吗?】

似是没想到你这么爽快答应了下来,安迷修愣了一下。

【啊,小姐不必过于急切,一个半小时后出发就可以了。】

你倒是一点都不想再等了,但万一到时候雷三皇子来了怎么办?!

得赶紧走啊!

没错你放弃了雷狮这个攻略对象。

并不是为了挽救一下安迷修那可怜的女人缘,而是想要过平平淡淡四海为家的潇洒生活。

当皇子的女人多累啊,天天为了丈夫的未来与其他皇子的女人一起在皇后面前争宠,勾心斗角,分分钟就是场宫廷大戏。还不如与守护你一生的忠诚骑士浪迹天涯呢!

【安迷修先生,我觉得我们还是早点去的好,我现在可是无聊极了。】

【既然美丽的小姐这么说,我们就快些启程。】

安迷修并不知你心中所想,应了下来。

马车即将驶动,三皇子的人却来了。

【尊敬的莉思特玛小姐,三皇子请您现赴皇宫与他共读古籍。】

来得为什么这么早啊!!

你在安迷修忐忑不安的目光下硬着头皮回了宫人:

【不好意思,请转告三皇子殿下,我今日有要事,无法赴约了。】

我真是太有勇气了,居然为了安迷修拒绝了皇子,不愧是霸气侧漏的女主!

你还挺自豪来着。

来人呆了,不知是不是在差异你为一个小小骑士拒赴皇子的约。

【好吧,我这就去向殿下转告莉思特玛小姐的话。】

宫人飞快地走了。

你转向安迷修:

【现在我们能出发了吗,安先生?】

【啊,好的……当然可以,现在就出发吧。】

如果你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知道等会即将发生的事情,你一定会立刻马上和安迷修打招呼回家。

当然你并没有这个能力。

你坐在马车里,因为椅子上的坐靠垫柔软轻和并未感到不适。安迷修骑着他的宝贝马匹宝莉在马车旁骑行。一切似乎都挺正常的。

但是没过一会就不正常了。

后方突然驶来一大队人马,其中也有辆(逼格很高的)马车。

再迫使你们停下后,马车帘幕被聊起,一位气质高贵身穿华服的青年走了下来,正是三皇子雷狮。

他脚步稳健地慢步走到安迷修面前,安迷修立刻下马行礼。

雷狮低下头,饶有兴致道:

【就是你让一个女孩拒了我的约?】






TBC.

————————

keke,其实我写得挺玛丽苏来着,两个人的性格是几乎没写出来😂😂😂

希望各位看官别太失望啦,这应该是个有几章的甜饼。😄

【雷安】彼时旁座(一)

#100%的糖
#初中同桌 双向暗恋
#私设众多

只是个小小开头

主时间为初中毕业十年后

可以的话👇👇👇😃
——————————

那时的我们青涩懵懂,

带着少年人的热血和冲劲,

无所顾忌地朝着目标跑去。

——————————

安迷修今年25岁,大学毕业有三年了,现在在一家私企上班。

他工作能力强,又肯吃苦,所以前不久升职经理。唯一可惜的是虽然工资高了,待遇好了,他的私人时间却少了许多。

这是个日光昏黄的周五傍晚,他总算是提前完成了这个星期的全部事务,准备给自己放个两天假。

慢慢舒展四肢,安迷修放松地伸了个懒腰。

这时桌上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有人来电。

安迷修拿起一看,是初中同学金。

【喂?是安哥吗】

【是我,金,有什么事?】

【安哥你这周末有空吗】

【没有,我这两天比较空】

【啊那就太好啦,明天晚上有个我们初中同学的同学聚会,你一定要来啊】

【明天?好的我去,具体几点?在哪集合?】

【七点一刻在XXXX酒店门口集合,基本上全班所有人都会来的】

【知道了,谢谢你的邀请,我一定准时到】

【哎呀老同学讲什么谢啦,怪生疏的,那安哥我先挂电话了啊】

【嗯,拜拜】

——————————

一转眼,十年过去了呢,也不知道明天聚会这些同学有什么变化。

还有,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算了,他应该不会去吧。

————

安迷修初中时,由于成绩和身高(其实不止这两个)原因,三年只有一个同桌,雷狮。

不同于安迷修那样是“别人家的孩子”、每年的“优秀学生”,

雷狮是个“校园恶霸”,

奇怪的是成绩永远是安迷修前面那名,

且持续了整整三年。

他们是同桌,是宿敌,是对手,也是……朋友。

雷狮在安迷修的记忆里一直是那副飞扬跋扈,无恶不作的模样,

但是虽然他忍不住想要使雷狮遵守校规,暗地里却无端地有些羡慕他的肆意随性。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雷狮产生那样的感觉,魂牵梦萦。

也许是他们第一次在学校门口遇见时他那深邃的紫眸里折射出了过于惑人的光芒,

也许是他们在一张桌上互相埋汰时他侧脸上嘴角上扬出的弧度过于引人遐思,

还或许是激烈打斗后对视时那彼此了然于心的会心一笑过于暧昧。吧。

但,

这些其实都已经不重要了啊。

毕业典礼那个日子是他们在初中生活的最后一天,也是他们距今为止见面的最后一天。

他们那段时间关系突然急剧恶化,好像三年间打打闹闹亲密无间的两个人并不存在,对两人来说对方只是个三观不合不可理喻的陌生人。

啧。

没有人知道缘由,大概只有上帝和他们自己了解。

所以青涩的少年爱情,真的无法开花结果吗。

安迷修此时还不知晓,明天晚上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同学聚会,即将改变他与雷狮的人生轨迹,他们终究又一次闯进了对方的生命里。


tbc.

————————————

一堆废话:

(应该会有雷总视角吧)(小声再小声)

(是一条初三党咸鱼的无脑甜文)

(特别希望有人能跟我聊聊这些cp)其实就是想聊天)瘫)

(有些提到的事情以后会写到的)——

我我我超级想要各位看官点点小心心和小蓝手😭😭,啊各位能赏脸看这个一点内涵都没有的小小开头真是万分感谢了w😁